61阅读

原创散文-【原创】池横散文(143----200)爱情码头

发布时间:2018-05-12 所属栏目:原创散文

一 : 【原创】池横散文(143----200)爱情码头

我的情人,你要让我在思念中等待你多久?暮色的金曲已经开始播放,西边释放垂帘的神灵已经到位,我的心已到了异国,站在爱的码头上焦急昐望。

你需要我站在启航的船帆下等待你多久?我带来的心要归到你的心室,我要居住在有伴音的家室里去,我的心跳起来才会轻松快乐。

我的情人,田野金曲已播放无数遍,山花波动,金鸟飞舞,迎日光起伏的风,也被爱的金语打动,它们都在收拾光芒,捧起迎接你。

金秋落满大地,黄色的金果从树尖落下,大地丰收沙滩一样的果实,黄金的珠粒在码头上串成颤动的爱字,云彩飞翔,有翼的金马啃着金谷,踏着金蹄,等待主人的指令,它们要去追赶主人心爱的女人。

我已经来到码头,一个装满心跳声的码头,天告诉我,所有人都在等待,都在盼望,一朵朵待放的金色花朵,早点停靠在码头上,将寄托的爱送给等待她们的人。

金秋的雨点,在码头上空像撒花般飘落,连同晨光的曙色,铺在金风狂啸的大地上。金色云彩浪花拍打岸边,金鸟鸣啼,我的肺腑溢流爱情之言,双目凝视扬起的双臂,盼望你能从光芒中走来,让我冲进你的色彩,双臂伸向你,用湿润的金风裹住你,站在高高的金色码头上,挥舞两双金手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tohjjt.com.cn )

我要在金色世界上空,告诉我的妈妈:“我爱你!”

二 : 原创散文,母狗腿逸事

五家湾的前塌上,一队社员正修那水平梯田。人都忙着自家营生,因为完不成定额任务,你就回不了自己的家。回不了家,有念书的要等着张口吃饭,没念书娃的,有那猪啊狗的,鸡啊鸭的都要人去经喂。更有老老小小一大家的,候蛋蛋娃娃要吃奶,老爹老妈要吃饭。回的一旦迟了,喂猪圈狗,拾掇家事,常常搞得黑似夜漆,收拾不完。

偏有谁喊了句,谁能猜对河沿人上来那是谁?适才还乒乒乓乓拍那土圪塄的,一锨一锨撂土咚咚响的人,都停了下来,所有的眼一起往那河沿上看。

终究离的太远了,大家只见黑黑的有人在走,却没人辨出个所以然来。

没出嫁的兰茵,毕竟没白给那人的未嫁妹作过伴。她认出来了,是母狗腿。大家再细看会儿,公认了兰茵的超强视力。有人问兰茵;“这么远,你是咋认得的?”兰英说,你别往上看,就看那下面。他人不高,又身子长,俩腿短,走路难免蹿蹿蹿。

一席话,说的众人皆笑了。

母狗腿有很多让五家湾人笑的趣事。首先是他日日去裤裆湾教学前,总要揣俩塑料袋袋。干什么?当然为一路拾拾揽揽。为捡点路上的便宜,他宁可把那半新不旧的飞鸽车子,丢在一边。放学回来,那塑料袋总是不空。不是一大把枣儿大的石碳,就是谁丢下的俩个土豆一个玉米。再没什么了,捡到只鸡皮袋袋或牛笼嘴什么的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tohjjt.com.cn )

他的女人对五家湾人讲他那故事,更是令人笑到喷饭。母狗腿娃娃多,总感觉自己养活一家压力大。不让娃们爱啥穿啥,只能弄到啥穿啥。而且,大人娃娃一不准穿卦子,二不准穿裤衩。有多少人躺炕上,就有多少浑不留。为啥?按他的话说,费布。那苇秆编的席子,蹭蹭的磨衣服,谁撑的住?过年时,只弄猪肉,不买调料,自己都说吃的恶心。为啥?怕费。越好吃的完的越快,不好吃时,东西会常有。

母狗腿那小个子女人抱屈的常说,你们别爱这挣钱的。哄的人直受死。我男人买水果爱瞅残底货。买块布爱扯那布头头,好砍价嘛。所以,我们家走出来的男男女女,穿一样的衣服。五十岁的妈妈,十几岁的女,赶集寻门户,四五个都是碎花点衣服。

有一年正月,母狗腿打老婆。众人不知这正月头号,闹啥矛盾。有知情的说,母狗腿买了街上一副剔尽了的羊骨。婆姨把它煮了让娃娃吃。啃了半天,娃们都说没肉,就被他妈妈悉数扔了。谁知母狗腿回来,骂姓高的嫩妈妈不会过,于是便撕打到了一起。

有人借这事编排说,那女人也是的。熬上锅腥汤,倒进自家井里头,常有油花花吃。

母狗腿的女人,只要有人说,五家湾都是一庄的种田人,就你老汉挣着哩。她会说;一家不知一家,我啊,睡的席头子,穿的布头子,挨的球头子。

母狗腿的弟弟坐了几月牢,公安局打招呼让寻人。母狗腿打算买辆自行车,顺便领人回来。有人提醒他,给弟弟买点吃的。他一下张大了眼窝,“什么,那我今天关上多少钱了?”

他的贵气小儿子宝娃小时,有段时间夜里哭闹,不好好睡觉。母狗腿找余半仙画了那倒吊鱼,帖于门口,可孩子还是啼哭不止。后来,还是女人心细,发现孩子屁眼里钻那白色小虫虫,就让母狗腿看医生。母狗腿又怕花钱,又被孩子哭的烦透了。正从灶膛里摸出个热红薯,听女人囔囔,一把将那红薯帖紧宝娃屁股。痛的孩子杀猪似的号。他女人报怨;你干什么?母狗腿说,娃有了凉气,热红薯治病。

怕花钱的母狗腿,因之给医院花了更多一些钱。

三 : 原创散文,茶中人生

我喜欢喝茶。回首数十年,差不多活了多少年头,就喝了多少年的茶。

喝茶多,并不代表知茶,懂茶就多。就像胡子再长再密,并不代表这人已彻悟了人生。说实话,我喝的茶多龄长,却喝的是胡涂茶。就像我活过很多岁月,活的胡涂一样。绝不敢自诩,活成了人精,黯熟了人生。

我清楚自己,即说不全茶的种类,也说不明各自的产地。涉及到它的性状,质地,以及茶艺茶理,更是一无所知。

就像吃糖不识糖的生产工艺一样,我对茶的感受,只限于爱它,喜它,离不开它那点境地。我的妻在长久相处里,似乎洞悉了我那点生活必须。她对谁都这样说;“他呀,有三不离,一是烟,二是茶,三是厕所。一离开家,他就免不了受罪。”

此话一点不差。我很不喜欢赶那些亲迎喜事,应酬聚会,很多时候,人在外头,心在家里。准确点说,老想着自己家那口茶水。虽然也爱游览风景胜地,出发前必得先备好奢好的茶水。

说不上品茶有啥茶艺,也谈不了那茶中高深的道理,似乎也没饮茶悟出什么人生哲理。但喝的久了,就有了讲究,有了要求,有了偏爱与奢好。新买的茶,常常要看外观色相,还要凑近了闻闻那味。假使茶不对习惯,合不了口味,宁可费了钱扔一边去,也不愿尝那第二回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tohjjt.com.cn )

就是那冲泡茶的水,也知道些讲究。以及品饮的最佳时间,冲沏的茶具,都能影响茶的滋味。

人的讲究是有条件的。我当然没条件品多名贵的茶,买多高级的茶具,也不弄那专门沏茶的水。就那常喝的花茶,常使的茶具,常用的自来水。我习惯用手心感知水的温度。

当手心凑近保温瓶,太烫了不美,太凉了又用不成。只有挨近了有些烫,且不奇热难耐为最好。

上了瘾的那茶,有种不离不弃的亲近感。就像伴了几十年的妻。不说还如胶似漆的好,也绝无弃旧换新的主意。而且,就像人,有自己的妻,就不想摸别的女人一样。做不到轻率,做不到随意。当然也没那些冲动了。

便是那些亲戚朋友,抑或同事,都知道我的嗜好。一进人家门,人家便说;“蔡老师来了,必须茶水相待”于是,备茶,啦话。

本文标题:原创散文-【原创】池横散文(143----200)爱情码头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tohjjt.com.cn/1190313.html

61阅读| 精彩专题| 最新文章| 热门文章| 苏ICP备13036349号-1

重庆时时黑马人工计划